必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行业新闻

WTO改革箭在弦上 多边主义是前提

2019-03-28

以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为代表的国际经贸规则重塑,成为摆到各国桌面上的急迫问题。

中法26日发布的关于《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完善全球治理的联合声明》(下称《声明》)称,两国倡导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透明、包容、非歧视的体系发展,维护以规则为基础、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两国认为WTO所有成员均应遵守其在WTO中的承诺和义务,以维护多边体系的牢固性和可信度。

27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WTO改革”分论坛上,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针对WTO改革及中国补贴等问题进行了详尽阐述。他表示,从全球角度来说,大多数国家都是追求多边主义的,这是WTO达成的前提。如果签订很多双边协定,世贸组织改革就会遇到很多困难。

一位日内瓦WTO谈判圈资深人士评论称,今年G20峰会上WTO改革将成为议题之一,中国与欧盟沟通取得一定共识十分重要,虽然《声明》总体比较原则,相信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会有比较充分的交流。

“此外,周小川的讲话可能反映了中方在WTO改革中的一些敏感问题,进一步推动国内改革开放的议题可能会采取更加务实的立场。”上述日内瓦人士称。

通过讨论对改革达成共识

过去一年,伴随美国驻WTO大使谢伊(Dennis Shea)的上任,包括中美在内的各WTO成员,就WTO改革的未来,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了解到,由于美国近两年的反复阻挠,大法官的空缺导致案件审理不足最低法定数量,WTO上诉机构可能于年底面临实质性瘫痪的局面。这也人为地为WTO改革设置了一个有截止日期的时间表。

今年6月28日在大阪召开的G20(二十国集团)峰会,将成为一个重要时点。周小川指出,关于WTO如何改革以及争端解决机制等相关问题还将在大阪被继续讨论。

WTO上诉机构前首席法官詹姆斯·巴克斯认为,对WTO来说,上诉机构危机是一次生死攸关的考验。美国现在的总统尽其所能地摧毁WTO的法治,重点打击WTO上诉机构,因为上诉机构拒绝按照他的意愿做出偏向于美国的裁决。“在WTO的164个成员中,只有美国一家如此指责。这恰恰说明问题不在上诉机构,而在于美国自己。”他说。

一位日内瓦资深观察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家都说要改革,关键从哪里入手,目标、步骤、重点、时间表路线图是什么,仍莫衷一是。“首先要各成员来一次思想大解放,通过大讨论对改革形成共识。”他建议。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崔凡称,中法的《声明》反映了中欧在全球经济治理领域合作的广泛空间。《声明》不仅强调了双方在现有多边框架内的合作,对现有多边规则没有涵盖的基础设施可持续融资问题,及现有多边规则仅间接涉及的官方出口信贷指导原则,也都表现了进一步合作的态度。这说明中欧双方在建立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上的共同利益与立场,体现了双方合作的广度与深度。

真诚回应WTO改革关切

过去一年,WTO总部日内瓦已经迎来欧盟、加拿大等提出的详细改革方案,以及欧美日、中欧等的涉及原则立场的联合提案。

这其中,与中国相关的内容集中在国有企业补贴。而见证过中国入世的前任WTO总干事拉米、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等,都曾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了对补贴及中国国企改革的特别关注。

针对外界对中国补贴问题的关切,周小川指出,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大幅度减少了市场扭曲行为和不合理的补贴。但是,因为这是一个转型的过程,要花很多年的时间,所以还会出现一些扭曲的残留。“中国政府非常愿意加快改革的进程,来消除这种扭曲的状况,这些扭曲最终是会逐渐消失的。”他说。

周小川认为,还有一种情况:这种扭曲可能是由于误解所造成的,需要做一些澄清的工作。比如,中国是一个大国,在执行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各地不一致的情况,中央政府的政策可能在地方层面的执行上不尽一致,地方可能会有一些不当的行为,但这不代表中国政府的政策。

他指出,中国必须要直面这样的挑战,必须要直面外界的批评。“我觉得一些批评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可以帮助推动作出决策,进一步加快改革开放的进程,进一步促进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参与程度,包括相关规则的制定。”

回顾过去,周小川说,中国加入WTO以来经历了很多改革,包括通过价格上的改革让国内的价格系统和国际价格系统更加接轨,其中包括降低补贴。他解释称,在中国原来的补贴分成两个方面:一是跟价格扭曲相关的补贴,因为过去价格体系的扭曲较严重,当时政府必须提供补贴,但是在改革过程中,这些补贴已经消除掉了;二是天然气等方面的一些少量补贴,但是系统性的补贴去支持国企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了。总体来说,加入WTO后,与全球一起推进自由贸易,对中国改革也是很有意义的。

前一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年底前实现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在国家、省、市、县四级政府全覆盖,今后涉企规章、规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都要进行公平竞争审查,建立投诉举报、第三方评估等机制,坚决防止和纠正排除或限制竞争行为,不保护落后。

崔凡说,周小川的讲话点出了地方政府补贴问题,这是一个难点,而强化公平竞争审查和贸易合规审查,是约束地方补贴的重要方法。“在必要的时候应事前公示或征求意见,或者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

事实上,此前国资委和财政部,也针对中国补贴问题,对外界进行了澄清。

3月9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记者会上指出,中国的国有企业和其他的企业一样,都是市场竞争的主体。从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来看,我们没有制度性的特殊安排,给国有企业额外补助。是按照市场规则,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来进一步推进的。

去年9月25日,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在国新办举行的介绍和解读《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严格遵守了对WTO的承诺,中国的补贴无论是补贴水平还是方式,都没有超过WTO允许的范围,并没有造成市场扭曲和不公平竞争。目前我国补贴政策主要是以不可诉补贴为主,辅之以可诉补贴,全面取消禁止性补贴。中国严格按照WTO关于补贴的透明度原则,定期向WTO通报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具体措施的修订、调整和实施情况。

“中国为整个发展中世界仗义执言”

对于日内瓦热议的发展中国家地位自我指定机制,周小川说,多年来,中国一直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积极参与WTO事务。在WTO中,中国不仅代表自己的利益,也为整个发展中世界仗义执言,为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中国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不应忽视的是,WTO需要帮助低收入国家,推动这些国家的发展,使其从全球贸易体系中受益。

但他也表示,WTO的改革和规则调整,可能会涉及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这些细节可以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讨论。

发展中国家地位的核心是“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在谈判中往往是指发展中国家可在WTO谈判中做出比发达国家少的承诺,例如在市场准入谈判中的关税减让幅度少于发达国家。

在上述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WTO改革”分论坛上,刚当选的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认为,WTO的改革过程中,必须要给予发展中国家特殊和差别待遇,这是WTO的原则。美国提出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毕业标准”,会给WTO改革的谈判带来困难。

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表示赞同。她说,对发展中国家中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应该要持续下去,不应该被拿走,因为大家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改革WTO规则的时候,不要忘记有这样一个原则。

但巴西已经开始做出让步。3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在华盛顿会晤,之后发布的联合声明称,与巴西全球领导者的地位相称,经美方建议,博尔索纳罗同意开始在WTO谈判中放弃特殊和差别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