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公司动态

定向降准靴子落地 2800亿元增援小微企业

2019-05-07

5月6日开盘前,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分析称,央行此举将使中小型银行流动性得到较大改善,实现支持小微企业的结构性货币政策目标,也展现了央行逆周期调节的决心和意志力。

  在该消息的刺激下,银行股出现异动拉升。截至6日收盘,青农商行涨停,青岛银行上涨5.1%,西安银行上涨1.85%。

  此外,央行6日在公开市场上进行了200亿元逆回购操作。数据显示,5月5日的DR007(银行以利率债为质押的7天期回购利率)为2.40%,低于7天逆回购利率,且6日无逆回购到期。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在银行间流动性较为充裕的情况下,央行在公开市场净投放,反映出在外部形势不确定性时维稳资金面的目标。在外部不确定性缓和之前,流动性有望继续维持在较为充裕的水平。

  结构性货币政策

  目前,存款准备金率大致分为三档:大型商业银行13.5%,中小型商业银行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8%。

  5月6日,央行公告称,从5月15日开始,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县域农商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8%),约1000家受惠,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

  多位受访专家均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的意义之一,在于落实中央精神和推进定向调节。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这是对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的具体落实,有助于推动政策框架的建立。

  “此次部分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进一步激活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的积极性。此次定向降准是差异化存准率政策框架建设过程中的实际操作。”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

  其次,此次降准将进一步提升“增信用”的政策实效。

  连平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等于给了市场一个信号,优惠准备金率的框架已经上路,未来还会持续推进。对于按照政策方向加大落实力度的银行,未来可能享有更大力度的流动性支持。尤其是通过降准增加中小银行中长期可用资金等,都将持续提升“增信用”实效,提升银行信贷服务中小微民营企业的水平。

  再次,此次降准是央行松紧适度流动性管理的重要结构性工具。“逆周期的货币政策锚并非流动性缺口。”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称。

  从流动性缺口来看,5月资金自然到期压力小,仅于月中有1560亿元1年期MLF(中期借贷便利)到期。但考虑到季节性财政资金回笼,短期流动性缺口仍存。

  明明认为,本次降准后短期资金压力明显缓解。5月税收收入下降而财政支出增长,财政存款增长导致的流动性缺口不大;5月同业存单到期量略低于往期平均水平,到期节奏较为平均;地方债发行或维持稳定,预计净融资额对流动性冲击不大。

  连平称,年内超过3万亿元的MLF未到期,未来也需要央行进行流动性对冲。事实上,市场可以将部分机构的存准率调整视作数量型工具微调的工具,传统普降存准率的政策信号应予淡化。

  连平表示,此次降准也可看作是央行补充宏观流动性的一种方式,还实现了定向补充的政策目标。不论短期或是长期,为维持宏观流动性处于松紧适度的水平,央行都有补充流动性的必要。

  中小型银行是民营小微经济的重要资金来源,颜色认为,通过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再次反映了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用意,可以更加有效地实现货币政策的结构性目标。

  对于下一次降准的时间窗口,颜色预计是7月份左右。他称,二季度再次降准的可能性不大。

  银行还需更多配套政策

  尽管此次定向降准所涉机构规模较小且类型有限,但多家农商行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定向降准降低3个百分点,力度很大。这也意味着,县域农商行作为“支农支小”的主力机构,此次定向降准将助力其进一步落实“降成本”的目标。

  浙江临海农商行副行长洪权告诉记者,此次定向降准后,其所在银行将释放约9亿~10亿元的资金。释放的资金会流向小微三农等薄弱领域。

  “我们应该在此次降准的范围内。此次降准预计我行能释放资金约7000万元。”浙江云和农商行业务管理部总经理虞昶表示。

  在近年来的政策鼓励下,国有大行也开始涉足小微领域,国有大行较低的资金成本也给中小银行带来了一定冲击。记者了解到,由于没有国有大行低利率的优势,部分中小银行的优质客户流失现象严重,竞争激烈。

  “目前资金成本是百分之四点多,近年来银行利差的确不断收窄,但考虑到县域农商行与当地经济的共荣关系,在当下小微企业的经营遇到瓶颈的情况下,一定程度的让利是银行可以且应该做到的。”洪权认为。

  在他看来,相比国有大行,中小银行在小微信贷领域多年深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整风险偏好,并更多使用信用贷款、担保等相对灵活的模式,进行差异化竞争。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由于小微企业可抵押资产少、银企间信息不对称等因素,银行要加大信用和担保贷款发放力度存在一定难度。

  “表面上看,云和县的信贷需求不旺盛,因为还有一部分企业存在信息不对称,所以需要主动营销和减费让利进一步挖掘它们的需求。”虞昶表示,今年浙江云和农商行将为小微企业减费让利,降低其10%的融资成本,通过较低的利率与主动上门营销来做到薄利多销,实现可持续经营。

  洪权认为,鉴于小微民营企业的风险偏高,银行必须高度重视贷后管理。除了银行自身的下沉与让利,风险补偿需要有一定激励,例如加大财政补贴及担保力度等。

  虞昶表示,希望这种政策是长期可持续的,使中小银行有更多信贷资金用于扶持实体经济。同时,希望能对农商行、农信社等站在一线扶持民营小微企业的“主力军”银行,给予其他配套政策扶持。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国有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中小银行的小微信贷已在行业中达到50%以上的占比。业内人士认为,优先对中小银行采取差别化的监管政策,有利于更加直接地增加小微金融供给,有助于进一步填补金融机构尚未覆盖充分的空白。

  连平认为,未来定向调节政策将进一步深化,2800亿元的资金释放并不是定向调节的终点,未来央行对大型商业银行达到一定标准后实施一定存准率优惠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未来定向调节可能并非仅有定向降准 一种手段,创新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扩大再贷款等货币政策工具的合格担保品范围、增加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及扩大T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等,都有可能成为定向调节政策的工具选项。”连平说。